图片

企业文化

“我与祖国共成长•亲历故事”选登《路边的小棋摊》 赵鹏

来源: 沙苑农场

       23年前,我从渭南农校毕业来到沙苑农场工作。

       在场部的十字路口东南角,有一个自行车修理铺,两间瓦房,外间放着许多自行车配件和修理工具,里间是修车师傅的休息室,一半放着桌椅板凳和做饭的东西,一半是土炕。修车师傅姓吴,他和老伴都是二分场的退休职工。那时农场的摩托车还很少,除了公家的几辆“幸福250”,职工个人很少有买摩托车的,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经常有职工群众和过路的人们推着自行车找老吴修理,生意还不错。车子铺门前有一小块空地,老吴平时就在那修车,老两口整天屋里屋外忙碌着,生活有滋有味,平凡而充实。

 

       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老远望去车子铺门前围有许多人,足足有20人的围观,热闹非凡。我心想,这或许是老吴和人吵架了;或许是又出了点交通事故(因为在十字路口发生交通小碰撞和磨擦是常有的);或许是卖的什么好吃的东西;或许是有人在兜售“狗皮膏药”之类的骗局……。出于好奇,我不由近前细看。哦---,原来是老吴和一人在下中国象棋,棋盘是自制的,在一小块帆布上面用墨汁画的,中间手写“楚河、汉界”,棋子有些陈旧斑驳,周围这些人都是观棋的棋友。

       我知道老吴是象棋爱好者,他平时为生意忙碌着,偶有闲暇便利用间歇与周围邻居在门前下两盘棋,这成了他生活、生意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棋摊竟然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少者七、八人,多者一、二十人,里外围了好几层,成了街头的一道景观。

       随着社会的发展,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了,摩托车越来越多了,老吴也老了,胳膊腿也没有以前灵活了,恰逢农场小城镇建设改造,老吴的车子铺拆了。取而代之的规划整齐、鳞次栉比的二层小洋楼,农场的街头面貌焕然一新。

       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有个姓刘的师傅开了一个经营烟酒副食品的个体小百货商店,商店只有一间房子大小,所以很不起眼。店主刘师傅也喜欢下象棋,周围的棋友们又聚在了一起。棋摊不仅没有影响店主的经营,相反还招揽了许多顾客和生意。因为棋友中有想抽包烟的,有想喝瓶水的,也有想吃点什么的。实在是一举两得。

       后来,刘师傅买下了路对面的一家三间二层的临街商铺,开起了超市,还专门在门口用砖砌了两个桌面,置有板凳,购买了两副新象棋,专供棋友们使用。观棋、下棋者有居住在附近的邻里,有过往的行人,有认识的同事朋友,也有素昧平生的陌者。他们时而观棋,时而下棋,或坐或立,去留自由,无拘无束,自然随意。

       这个棋摊,有别于街头摆残局的,有别于单位、社区活动室。因为早来晚走、不受时限,自由随便;树下街边、花草芬芳,空气清新,心情舒畅;特别是对弈者,不分老少尊卑、贵贱高低,只要爱下棋,即可参战。有当过场领导的老单,有机关干部老谢,有当过连长的老胡,还有退休工人老齐等等,退休的、在职的、无论是干部、工人,还是司机、商贩、路人等等。在棋盘前,人人都要遵守棋规,充分体现了公正、公平、平等,这不正是世人所提倡、所追求的嘛?

       在这里观棋,还有一种天马行空的放松。你若有兴致,尽可以肆意支招。支了高招,赢了棋,惬意地享受他人的恭维;支了臭招,输了棋,你自忖是局外人,心无愧疚,自有当局者认账。   

       古人道“观棋不语真君子”,我认同;但我也乐于享受观棋者兴奋难耐时数十只手争先伸向棋盘的诙谐场景。

       古人道“落子无悔大丈夫”,此言之正气凛然使人肃然;但我亦愿在两个满头白发老翁就允不允许悔棋而争执得不亦乐乎时窥视和品味“爷们儿”的真性情。   

       于此处集聚下棋、观棋之人,身上必有三、五分幽默,且调侃之能事日见提升。如此,一上午或一晚上结束,集聚之众人一番心灵享受,绵绵润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多年来,在上下班途中我常驻足过路旁的棋摊。即使不与他人做语言交流,即使默默地呆许久许久,我也会自觉收获颇多,常常独自品味那些棋摊掠影趣事……

 

  

       ----有老翁被老伴遣去买面,归途中被棋摊吸引,专心致志观棋,竟将老伴急等买面做午饭之事忘至九霄云外,直至老伴寻来,还不能从观棋之中醒来。   

       ----有老翁坐阵,一番厮杀,连连得胜,好不得意。外孙女随母亲来姥姥家走亲戚,看见下棋的老翁,喊着“姥爷,姥爷!”紧跑几步,坐入其怀中。老翁一脸光彩,连连亲吻外孙女,一手落子,继续下棋,不料竟走出一招低级“臭棋”,围观者就有人起哄喝倒彩。老翁起身,挠挠后脑勺,大度一笑,“你们接着玩儿吧。”抱起外孙女,欣然而归。

       ----有机关干部小刘,喜欢下棋,专心围观,家里已做好饭,妻子前来寻找,小刘略显不耐烦,一挥手,“去去去,你先去回去,我一会儿就来。”妻子体谅丈夫“棋瘾”,嘴上嘟嘟囔囔,似有不满,却早已转身顺从而去。

       其实小刘已经不小了,满头白发,都六十多岁了,去年已经退休,应该叫老刘了,但他妻子还是喜欢叫他“小刘”。

       20多年过去,农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的小刘也变成了老刘,小棋摊也挪了几次位置,小小的棋子给人们茶余饭后的文化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

       时光就在这落棋看棋中,在这来来往往的喧闹里流逝着。

上一篇
下一篇

企业文化

“我与祖国共成长•亲历故事”选登《路边的小棋摊》 赵鹏

来源: 沙苑农场

       23年前,我从渭南农校毕业来到沙苑农场工作。

       在场部的十字路口东南角,有一个自行车修理铺,两间瓦房,外间放着许多自行车配件和修理工具,里间是修车师傅的休息室,一半放着桌椅板凳和做饭的东西,一半是土炕。修车师傅姓吴,他和老伴都是二分场的退休职工。那时农场的摩托车还很少,除了公家的几辆“幸福250”,职工个人很少有买摩托车的,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经常有职工群众和过路的人们推着自行车找老吴修理,生意还不错。车子铺门前有一小块空地,老吴平时就在那修车,老两口整天屋里屋外忙碌着,生活有滋有味,平凡而充实。

 

       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老远望去车子铺门前围有许多人,足足有20人的围观,热闹非凡。我心想,这或许是老吴和人吵架了;或许是又出了点交通事故(因为在十字路口发生交通小碰撞和磨擦是常有的);或许是卖的什么好吃的东西;或许是有人在兜售“狗皮膏药”之类的骗局……。出于好奇,我不由近前细看。哦---,原来是老吴和一人在下中国象棋,棋盘是自制的,在一小块帆布上面用墨汁画的,中间手写“楚河、汉界”,棋子有些陈旧斑驳,周围这些人都是观棋的棋友。

       我知道老吴是象棋爱好者,他平时为生意忙碌着,偶有闲暇便利用间歇与周围邻居在门前下两盘棋,这成了他生活、生意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棋摊竟然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少者七、八人,多者一、二十人,里外围了好几层,成了街头的一道景观。

       随着社会的发展,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了,摩托车越来越多了,老吴也老了,胳膊腿也没有以前灵活了,恰逢农场小城镇建设改造,老吴的车子铺拆了。取而代之的规划整齐、鳞次栉比的二层小洋楼,农场的街头面貌焕然一新。

       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有个姓刘的师傅开了一个经营烟酒副食品的个体小百货商店,商店只有一间房子大小,所以很不起眼。店主刘师傅也喜欢下象棋,周围的棋友们又聚在了一起。棋摊不仅没有影响店主的经营,相反还招揽了许多顾客和生意。因为棋友中有想抽包烟的,有想喝瓶水的,也有想吃点什么的。实在是一举两得。

       后来,刘师傅买下了路对面的一家三间二层的临街商铺,开起了超市,还专门在门口用砖砌了两个桌面,置有板凳,购买了两副新象棋,专供棋友们使用。观棋、下棋者有居住在附近的邻里,有过往的行人,有认识的同事朋友,也有素昧平生的陌者。他们时而观棋,时而下棋,或坐或立,去留自由,无拘无束,自然随意。

       这个棋摊,有别于街头摆残局的,有别于单位、社区活动室。因为早来晚走、不受时限,自由随便;树下街边、花草芬芳,空气清新,心情舒畅;特别是对弈者,不分老少尊卑、贵贱高低,只要爱下棋,即可参战。有当过场领导的老单,有机关干部老谢,有当过连长的老胡,还有退休工人老齐等等,退休的、在职的、无论是干部、工人,还是司机、商贩、路人等等。在棋盘前,人人都要遵守棋规,充分体现了公正、公平、平等,这不正是世人所提倡、所追求的嘛?

       在这里观棋,还有一种天马行空的放松。你若有兴致,尽可以肆意支招。支了高招,赢了棋,惬意地享受他人的恭维;支了臭招,输了棋,你自忖是局外人,心无愧疚,自有当局者认账。   

       古人道“观棋不语真君子”,我认同;但我也乐于享受观棋者兴奋难耐时数十只手争先伸向棋盘的诙谐场景。

       古人道“落子无悔大丈夫”,此言之正气凛然使人肃然;但我亦愿在两个满头白发老翁就允不允许悔棋而争执得不亦乐乎时窥视和品味“爷们儿”的真性情。   

       于此处集聚下棋、观棋之人,身上必有三、五分幽默,且调侃之能事日见提升。如此,一上午或一晚上结束,集聚之众人一番心灵享受,绵绵润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多年来,在上下班途中我常驻足过路旁的棋摊。即使不与他人做语言交流,即使默默地呆许久许久,我也会自觉收获颇多,常常独自品味那些棋摊掠影趣事……

 

  

       ----有老翁被老伴遣去买面,归途中被棋摊吸引,专心致志观棋,竟将老伴急等买面做午饭之事忘至九霄云外,直至老伴寻来,还不能从观棋之中醒来。   

       ----有老翁坐阵,一番厮杀,连连得胜,好不得意。外孙女随母亲来姥姥家走亲戚,看见下棋的老翁,喊着“姥爷,姥爷!”紧跑几步,坐入其怀中。老翁一脸光彩,连连亲吻外孙女,一手落子,继续下棋,不料竟走出一招低级“臭棋”,围观者就有人起哄喝倒彩。老翁起身,挠挠后脑勺,大度一笑,“你们接着玩儿吧。”抱起外孙女,欣然而归。

       ----有机关干部小刘,喜欢下棋,专心围观,家里已做好饭,妻子前来寻找,小刘略显不耐烦,一挥手,“去去去,你先去回去,我一会儿就来。”妻子体谅丈夫“棋瘾”,嘴上嘟嘟囔囔,似有不满,却早已转身顺从而去。

       其实小刘已经不小了,满头白发,都六十多岁了,去年已经退休,应该叫老刘了,但他妻子还是喜欢叫他“小刘”。

       20多年过去,农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的小刘也变成了老刘,小棋摊也挪了几次位置,小小的棋子给人们茶余饭后的文化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

       时光就在这落棋看棋中,在这来来往往的喧闹里流逝着。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首页            -            走进农垦             -           新闻中心            -            党建工作            -            政策法规            -            企业文化            -            联系我们

图片

地址:西安市星火路109号  电话:029-88113333  传真:029-8626194  企业邮箱:sxnk@vip163.com
Copyright (c) sxnk.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陕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陕ICP备09001835号 西安网站建设 杰商网技术支持

地址:西安市星火路109号 

电话:029-88113333 

传真:029-8626194 

企业邮箱:sxnk@vip163.com
版权所有: 陕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ICP:陕ICP备09001835号

西安网站建设 杰商网技术支持

图片

关注微信公众号